海事律師海關律師國際貿易律師海關辯護律師,外貿律師 專業提供海關、海事、外貿法律服務 全國統一咨詢熱線:13311891225
首頁 > 網站新聞 > 海關監管 > 跨境電商進口零售中的走私案例分析

Title:跨境電商進口零售中的走私案例分析

Posted by:上海市匯業律師事務所

Time: 2019年06月25日

  跨境電商進口零售商品是當前比較熱門的貿易模式,很多企業已經或者正打算進入這個貿易領域。跨境電商進口零售的海關監管模式,目前分析來看,主要介于行郵模式和一般貿易之間,這幾年做了若干次調整(參見《2018跨境電商海關監管政策解讀》一文,本文不作贅述),目前在直購進口(監管代碼為9610)、保稅網購模式(監管代碼為1210)(以上兩種方式,下文統稱“跨境電商監管方式”)下,通過跨境電商進口零售商品能夠享受較一般貿易更為優惠的進口稅率,和更為便利的貿易管制措施。但是需要指出的是,經營跨境電商進口零售,依然應當符合現行海關等政府部門的監管要求,跨境電商進口零售,也不等同于“海淘代購”。違反監管要求,就會觸犯法律的紅線,構成違規甚至走私行為,這方面的合規風險是旨在從事跨境電商進口零售企業需要高度重視的話題。匯業海關律師團隊,結合典型的跨境電商走私違規案例,從中分析跨境電商零售進口環節需要關注的問題:

  一、申報不實

  跨境電商零售進口,實際上也歸屬于進口貿易的一種形式,因而在一般貿易申報中的違規行為,亦普遍存在于跨境電商的零售進口申報環節,比如向海關申報的品名、數量與實際進出口情況有差異,海關監管商品的遺失等:

  案例1:

  2017年11月16日,某跨境電商有限公司以保稅電商A方式向海關申報進口洗手液,申報稅號34022090,申報數量46656瓶,申報總價人民幣699840元。經查,當事人實際進口貨物為化妝品,應歸入稅號3304990011,數量46656瓶,實際成交價格為人民幣1400955元。

  海關根據《海關行政處罰實施條例》第十五條第(二)項的規定,決定對當事人科處罰款。

  分析:本案是一典型的申報不實違規案件,涉及品名與價格的申報不實,品名申報不實,可能涉及關稅稅率的差異,從而漏繳關稅;價格申報不實,也可能導致漏繳關稅。即使申報不實沒有涉及關稅的漏繳,也可能因為錯誤申報被定性為影響監管秩序。這類型案件也比較多的發生于一般貿易進出口情形中。

  案例2:

  某跨境電子商務有限公司于2017年12月13日、2018年5月23日以保稅電商監管方式向海關申報進口乳膠護頸枕、乳膠床墊等兩批次乳膠護用品。上述2批貨物納入跨境貿易電子商務專用倉庫A的跨境電商保稅備貨管理。當事人作為保稅倉經營管理方,因A保稅倉庫存飽和,貨物無法正常入倉,遂將上述貨物存放于跨境電商保稅專用倉庫B,對應貨物仍使用保稅倉A保稅賬冊。 當事人上述調倉行為未向海關報告,其調倉過程也未接受海關監管,并造成保稅賬冊賬貨不符,造成海關監管活動中斷,已構成違反海關監管規定的行為。海關決定對當事人作出行政處罰。

  分析:網購保稅模式進口的跨境電商貨物,在保稅存儲階段,其監管要求要符合普通保稅物流貨物的一般規定,保稅商品進入保稅區域的數量應與運離保稅區域的數量要一致,就是有進有出,進出相等,同時商品存儲在哪個保稅區域,需要事先向海關備案。否則就屬于違反海關規定的違規行為,會受到海關的行政處罰。

  二、進口商品不適用跨境電商模式

  跨境電商監管方式下,進口物品可以享受更為優惠的稅率和貿易管制要求,但正因如此,監管中也規定了非常嚴格適用前提,目前主要通過《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商品清單》對允許以跨境電商模式進口的商品給予明確列名,未在《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商品清單》的商品不能適用跨境電商監管方式:

  案例3

  某海關于2017年11月26日對當事人進口商品進行查驗時,發現以直郵跨境電商模式進口的商品包含創口噴霧、腳氣、靜脈曲張片等藥品。該批藥品不屬于跨境電商正面清單的范疇,屬于國家限制進出口的物品,且當事人未提供進口藥品和銷售藥品的許可。

  當事人進口國家限制進口的商品未提交許可證件,根據有關法律規定,海關決定對當事人涉案進口商品不予放行,并處以罰款;另,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行政處罰實施條例》第五條規定,責令當事人提交涉案商品進境許可證件。

  分析:本案當事人按照跨境電商直購進口方式申報,而商品卻屬于正面清單之外的品種,本身已經不符合跨境電商監管方式的規定,而且其進口的藥品本身具有貿易管制的要求,因此按照有關規定不予放行,并給予行政處罰。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零售進口商品清單》的貨品名稱是比較清楚的,但是進口之前至少要重視兩方面問題:

  一方面,清單貨品名稱對應的“備注”項目,這些“備注”的替換實際上是對清單列名的貨品作了例外規定,比如規定貨品僅限網購保稅商品,即這些商品不能通過直購進口方式進口,再比如,規定貨品不能列入《進出口野生動植物種商品目錄》,即列入該目錄的貨品不能通過跨境電商方式進口,由此看來符合備注要求是適用清單貨品的前提條件。

  另一方面,清單貨品名稱對應的稅則號列,也可能具有貨品排除規定。《零售進口商品清單》注2中明確規定“表中貨品名稱為簡稱,具體范圍以稅則號列為準。”,換言之,從對貨品的精確定義而言,稅則號列比貨品名稱具有更高的優先級。稅則號列中排除的貨品,當然也不能按照跨境電商監管方式進口,下面我們來看一個案例:

  案例4

  2016年4月至6月期間,當事人以保稅電商監管方式向海關申報進口3票電扇,申報商品編碼均為8414599091,申報數量合計1650臺,其中1608臺通過海關跨境電子商務平臺進行了銷售。經查,發現上述電扇不屬于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正面清單內商品,應歸入商品編碼8414519200項下。當事人進口貨物,商品編碼申報不實,影響國家稅款征收。經計核,上述1608臺電扇的價值共計人民幣131.85萬元,漏繳應納稅款共計人民幣102447.9元。

  分析:當事人申報進口的電扇,申報編碼(稅則號列)為8414599091,《零售進口商品清單》中對應的貨品名稱為“其他扇,風機”,如果僅僅從貨品名稱來看,進口的電扇和貨品名稱基本一致,看不出什么問題,但是結合稅則號列來看,就有分析的必要,根據進出口稅則,稅則號列8414599091的貨品是指電動機輸出功率超過125瓦的臺扇、落地扇、壁扇,而未超過125瓦的落地扇,應歸入稅則號列8414519200,由于當時8414519200未列入《零售進口商品清單》,換言之,電動機功率不超過125瓦的落地扇不是《零售進口商品清單》貨品范圍。本案中,正因為進口貨品并非清單內商品,當然不能按照跨境電商監管方式進口,一般應當按照一般貿易方式進口,全額繳納關稅增值稅,而當事人以跨境電商監管方式申報進口,顯然錯誤的享受了優惠稅率,此時當事人除了需補繳相應稅款之外,還可能面臨行政處罰。

  三、通過跨境電商零售進口方式從事二次銷售

  跨境電商監管方式要求在進口環節,向海關申報的收貨人應為個人消費者,如果收貨人為中間商、批發商、零售商等,則不能按照跨境電商監管方式進口,一般應以一般貿易方式進口,全額繳納進口稅款,并按照貿易管制規定提交許可證件。因為跨境電商監管方式下,可以享受稅收及貿易管制的優惠,因此,如果明明應該是按照貨物貿易進口的貨物,假借跨境電商監管方式進口,則可能涉及偷逃進口稅款和逃避貿易管制的走私違規:

  案例5

  某公司于2016年1月至4月間,在開展跨境貿易電子商務的過程中,該公司法定代表人、被告人A為謀取非法利益,決定利用事先獲得的公民個人信息,采取指使公司員工虛構交易訂單的方式,以跨境貿易電子商務的名義申報進口紙尿褲等貨物,再批量銷售給他人。經海關核定,被告單位采取上述方式走私進口貨物9票,偷逃稅款共計1,280,675.19元。法院一審判決認定A的行為構成走私普通貨物,依法均應予懲處。

  分析:從案情來看,該公司是進口貨物后先在境內囤貨,然后再銷售給他人的模式,該公司實際上屬于批發商,當然不可能是進口商品的最終消費者,但是該公司卻利用跨境電商監管方式,虛構訂單,套取出跨境電商進口商品,再批量銷售給他人,屬于明令禁止的“二次銷售”行為,當事人存在故意逃避海關監管并進行非法牟利的情節。而選擇以跨境電商監管方式代替一般貿易進口,就會存在進口商品的稅差,即偷逃進口貨物的稅款,在數量達到法定金額時,即構成走私普通貨物罪。

Tag:
西洋棋试炼过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