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事律師海關律師國際貿易律師海關辯護律師,外貿律師 專業提供海關、海事、外貿法律服務 全國統一咨詢熱線:13311891225
首頁 > 網站新聞 > 海事糾紛 > 海事律師解釋貨代企業在訴訟舉證中存在的問題

Title:海事律師解釋貨代企業在訴訟舉證中存在的問題

Posted by:上海市匯業律師事務所

Time: 2019年08月19日

  匯業海事律師指出,貨代企業在經營中的種種不謹慎、或者說不規范的做法,可能在日常并不會顯示出負面效果,但是一旦涉訴,就會處處感覺掣肘。實際上,海事律師認為即便貨代企業在經營中是合規的、規范的、謹慎的,若是遇到一些誠信度極低的對家,在訴訟中還是會耗費很大的精力和成本。

  貨代企業在訴訟中遇到的問題范圍較廣,因此牽涉到的證據種類可能會很多,對此,有的案件的對方當事人會將證據規則用到極致。

  下面所舉的這個案例是筆者辦理的貨運代理案件中,貨代公司粗心到極致的一個案件,以至于海事律師無論如何努力,都無法補救。

  貨運代理公司H貨代,通過電話和QQ聊天的方式接到了某深圳公司的委托,委托替換是代為訂艙。關于深圳公司的信息,體現在QQ那一端傳過來的一張托單上,Shipper顯示為一個英文名字“Shenzhen XX Company”(以下簡稱X Company)。

  H貨代的操作見有單可做,便高高興興地接單,向一個日本船公司的船代訂艙。

  H貨代訂艙完畢后,貨主X Company就另找了一家車隊去提兩個箱子,這兩個箱子也是這家日本船公司的集裝箱。貨物裝箱后,運到堆場,不知什么原因被海關扣住了。

  這下問題大了,日本船公司箱子拿不回來,一琢磨,貨主找不著,那就找訂艙的吧。于是H貨代不幸中槍,被起訴到法院,追索兩個箱子的集裝箱超期使用費。H貨代做了兩個抗辯,第一個抗辯為:自己只是代理,不是貨主;第二個抗辯是:自己只負責訂艙,提放箱是貨主另外委托別人去做的,與己無關。

  然而,H貨代進入訴訟程序后才發現,自己居然不知道這票貨的貨主是誰,只知道顯示為“Shenzhen XX Company”,中文名字、聯系方式均不可考。QQ無人應答,電話是個空號,地址查無此公司,聯系人沒有,竟然如憑空消失了一般。關于“自己只負責訂艙,提放箱是貨主另外委托別人去做的,與己無關”的抗辯,法院根本不采納,認為從流程上看,正是貨代訂艙成功后,才會有下一步的提放箱。

  最終,H貨代不但沒有收到貨代費用,還要承擔集裝箱超期使用費。

  從案件本身而言,H貨代自然是感到冤枉。在訴訟過程中,H貨代的代理律師進行了大量的取證,試圖證明X Company 的存在,以及提放箱與訂艙是相互獨立的兩個事務,然而各個被取證方的不配合,導致H貨代的訴訟活動異常艱辛。

  理論上的種種取證手段與實際取證效果是有差別的。

  像H貨代這樣粗心的案例,實際上并不罕見。有些貨代企業為了生存,一向是有單先做了再說,甘冒風險。一旦發生糾紛(如貨物被海關查扣),就會造成兩面損失的局面。

  本案反映的另一個嚴峻的現實是:貨運代理企業在涉訴后,取證能力是相當薄弱的,很多情況下依賴于第三方配合與否。然而法院的調查令對第三方并無實際的約束力。即便是法院應申請親自去調取,也要看對方愿不愿意提供,如果不愿意提供,可以有一千種理由予以推脫,比如:數據已經刪除了、業務員離職了、資料已經找不到了、主管領導不在、保險箱鑰匙丟了……一句話,給與不給,完全看對方的心情。

  從以上案例可以看出,海事律師認為貨運代理企業一旦涉訴,證據收集和組織的要求是相當高的。然而,貨代企業常常會面臨這樣一個局面:當其在訴訟中想要進行證據收集時,很多的證據往往已經滅失了。這種滅失有的是機會的滅失,即一旦涉訴,便難以從對方處取得證據;有的是證據本身的滅失,即已經取得的可以作為證據的材料和數據,被刪除、遺失、損毀了!比如可以證明涉訴事項的郵件等被刪除、聊天記錄因為換手機所以全部不見了。最極端的例子是:換手機后忘記了原來的蘋果手機的開機密碼,導致里面大量可以作為證據的聊天記錄無法讓法庭驗看。

  一個謹慎的貨代應該做到的,是在日常業務操作中進行證據和信息保留,而非出事后進行證據補救。這個要求并非一個很高的要求,之所以很多貨代從業人員認為這樣的要求很高,是因為其已經習慣了現有的粗放型模式,并且對經營風險存有僥幸心理。實際上,只要養成習慣,這樣的證據和信息保留、收集并不會產生額外的工作量。

  更多海事律師知識了解,歡迎關注《海關法網》及微信號:匯業外貿法律。

Tag:
西洋棋试炼过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