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事律師海關律師國際貿易律師海關辯護律師,外貿律師 專業提供海關、海事、外貿法律服務 全國統一咨詢熱線:13311891225
首頁 > 網站新聞 > 稅收征管 > 海關稅務律師:立足計核角度的走私罪辯護案例分析

Title:海關稅務律師:立足計核角度的走私罪辯護案例分析

Posted by:

Time: 2019年09月30日

海關稅務律師:立足計核角度的走私罪辯護案例分析

案情簡介:

閔某某于2016年10月28日從韓國乘飛機回國時,攜帶代購物品及超量自用物品入境,選走無申報通道被海關查獲。經海關核定證明書認定,閔某某攜帶的代購貨物偷逃稅款共計人民幣105464.32元,攜帶的個人自用物品偷逃稅款人民幣10487.40元,共計偷逃稅款人民幣115951.72元。檢察機關指控被告人閔某某犯走私普通貨物、物品罪。

辯護資料的準備:

本人(任助理期間)經過仔細、反復研究卷宗及相關法律法規后,發現涉案代購部分的消費稅的計核有誤。針對化妝品消費稅的征收,自2016年10月1日起實施的財稅〔2016〕103號《關于調整化妝品消費稅政策的通知》和海關總署公〔2016〕55號文,已取消對普通美容、修飾類化妝品征收消費稅,將“化妝品”稅目名稱更名為“高檔化妝品”。征收范圍包括高檔美容、修飾類化妝品、高檔護膚類化妝品和成套化妝品。稅率調整為15%。且高檔美容、修飾類化妝品和高檔護膚類化妝品是指生產(進口)環節銷售(完稅)價格(不含增值稅)在10元/毫升(克)或15元/片(張)及以上的美容、修飾類化妝品和護膚類化妝品。

據此,首先,只有當上述序號的產品價格達到10元/毫升(克)或15元/片(張)及以上才符合征收消費稅的條件,但在案材料尚不能證明上述產品符合消費稅征收的條件。其次,在上述文件實施后,該份核定證明書依然按照30%征收消費稅,而非按照15%的稅率征收,顯屬無法律依據。

以下表格是按照消費稅為15%計核的稅款合計與消費稅按照30%計核后的稅款合計比較:

根據上述圖表統計,閔某某代購的消費品偷逃稅款實為79389.55元,與其個人物品的稅款10487.40相加合計為89876.95元。而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走私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16條第1款規定,走私普通貨物、物品,偷逃應繳稅額在10萬以上的才構成走私刑事犯罪。因此,閔某某由于走私偷逃稅款尚未達到《解釋》規定的走私犯罪量刑起刑點,因此不夠成刑事犯罪。

法院裁定書:

人民法院于2018年12月10日作出如下裁定:

海關稅務律師評析:

1、海關稅務律師認為稅款金額對定罪量刑具有決定性意義。走私普通貨物、物品罪是一種嚴重的涉稅經濟犯罪,犯罪行為人偷逃應繳稅款金額是該罪定性量罰的核心因素。從定性而言,本罪能否成立取決于偷逃稅款金額是否達到起刑點,比如本案中,對于自然人犯罪,一般偷逃稅款金額需達到人民幣10萬元才能構成本罪,否則只能以行政處罰方式追究其行政責任;在罪名成立的前提下,量刑輕重又主要取決于偷逃稅款金額是否“數額較大”、“數額巨大”和“數額特別巨大”,偷逃稅款金額越大則對應刑罰越重。由此可見“偷逃應繳稅款”的定量計核對于走私普通貨物、物品罪具有決定性意義。

2、貨物或物品屬性決定稅種稅率。在我國進口稅制中,對進口商品按用途區分為貨物與物品兩類,其中供進口商品攜帶人、郵件收件人自用或饋贈親友用途的商品,稱為物品,除此之外的商品稱為貨物。我國對貨物和物品分別采用不同稅制進行征稅。就貨物而言,一般會涉及進口關稅和進口環節增值稅,對于煙酒、地板、高級化妝品等部分消費品還需要征收消費稅。但對于物品而言,我國僅征收行郵稅,實際上行郵稅可以看做是進口關稅和進口增值稅的綜合稅。對于進境旅客,隨身攜帶的物品價值在5000元人民幣以內的,一般免于征收行郵稅,超過5000元人民幣的但仍屬于自用性質的才征收行郵稅。但對于貨物而言,除非具有減免稅的特殊條件,否則一般僅以50元人民幣為免稅額度。本案中,閔某某入境時分別攜帶了自用物品與代購貨物兩類商品,其中自用物品因超過了5000元免稅額度而需要繳納行郵稅,代購商品因非屬于個人自用,因而實際屬于貨物性質,應征收進口關稅、進口增值稅和消費稅。正因如此,閔某某入境時理應主動向海關申報并繳納相應稅款,而他卻選擇無申報通道入境,該行為即向海關表明其未攜帶應稅商品,故其行為性質構成涉嫌故意逃避海關監管。

3、稅率應以涉嫌走私行為實施時為準。偷逃稅款的計核,簡言之是將商品價格乘以相應稅率。近年來我國出于調控宏觀經濟和促進進出口貿易的需要,關稅及進口環節增值稅稅率均有一定幅度調整,那么稅率應當以何為準呢?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計核涉嫌走私的貨物、物品偷逃稅款暫行辦法》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走私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有證據證明走私行為發生時間的,以走私行為發生之日的稅率計算。本案中閔某某入境未向海關申報的行為發生于2016年10月28日,具有明確的走私行為發生時間,所以計算偷逃稅金的稅率,即應適用當日的稅率。而我國消費稅率調整的時間恰在2016年10月1日實施,即閔某某實施涉嫌走私行為時,消費稅調整已經實施,因此對其偷逃稅金的核算理應按照調整后的消費稅率進行。

4.核定證明書可以作為定罪量刑的證據。偷逃稅款的金額是影響定罪量刑的決定性因素,偷逃稅款金額的計核由海關實施,并由其出具《涉嫌走私的貨物、物品偷逃稅款海關核定證明書》。海關出具的計核結論,經海關走私犯罪偵查機關、人民檢察院和人民法院審查確認,可以作為辦案的依據和定罪量刑的證據。可見在走私普通貨物、物品罪的刑事訴訟中該核定證明書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由于進口稅款的計核是一項非常專業的業務,涉及商品估價、稅則歸類、原產地認定以及稅率匯率適用等多項技術性技能,因此律師應當充分熟悉這些專業領域,從而能全面周詳的審核這份證據的準確性,確保真實、客觀、合法的反映偷逃稅款金額。對海關出具的《證明書》有異議的,應向辦案機關提出重新核定的申請,經海關走私犯罪偵查機關、人民檢察院或者人民法院審查同意后,按照規定程序重新核定。

Tag:
西洋棋试炼过不了